欢迎访问鱼跃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经典文章 > 文章正文

槿园记

时间: 2020-01-01 14:35:05 | 作者:8发 | 来源: 鱼跃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73次

槿园记

  是他亲手创造了齿轮,可一旦转动起来,谁也无法停止。他狼狈不堪的跪在沾满他过去子民鲜血的断头台上时,才能意识到,这是上帝的旨意;当他看着曾经自己的子民满目怒容的唾骂自己时,才能意识到,自己并非上帝。 “咳……咳……咳……”“哥,他醒了,你快把他放下吧!”只见一个孔武有力的少年,正背着一个看似经历了多年沧桑的少年在河边来回跑着。原来是这个沧桑的少年落水了,他们正在用自己的方法将肚子里的水挤出来。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非:玫姆椒。皇甫佑安艰难的睁开双眼,只觉得强烈的阳光要把自己的眼睛刺瞎了。可他渴望这光明,只要有片刻的光明,即使真的瞎了也没有关系。他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么温暖的阳光了。最后一刻的温暖是江风带给他的,也不知道在水里泡了多久,他已经忘记了温暖的感觉了。终于瞳孔慢慢适应了阳光,四周被人群围的水泄不通。大家纷纷议论着,似乎把自己看成了一个异类。可明明他们才是异类呢,男女竟然都留着长头发,穿着基本和电视剧上的古装差不多。莫非自己是穿越了吗?于是问到:“请问这是什么地方?”大家都觉得很惊讶,这个衣着古怪的,留着短发的男人,竟然也会说他们的语言。一时没有人敢回应他。只有柳依依柔柔的说到:“这里是槿园,我们的祖先刚搬来的时候,这里开满了木槿花,于是就起名槿园了。”这位柳依依便是那个孔武有力的少年的妹妹,这个少年名字叫柳如风。他们世代生活在这里,与外界隔绝,所以还保留着最原始的模样,和他们先祖刚搬进来时没有太大的改变,要说最大的改变就是面孔已经换好几轮了。“那你们现在是什么朝代呢?”“我们没有朝代,我们这里的人都是自耕自种,不与外界往来,所以也没有朝代,大家在这里安居乐业,怡然自得。”人群中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站出来解释道。“只不过我们先祖搬进来的时候,外面还是宋朝,这些在家谱里都有记载,当时襄阳城破,南宋灭亡,我们的先祖不想成为亡国之奴,亦不想惨死于蒙古的铁骑之下,便带着家眷和邻居,在一个机缘巧合之下来到这里。看这里风水甚好,适合长久居。?阕×讼吕。”“这不就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吗?原来真有这样的地方,也有可能是他们的先祖读了五柳先生的桃花源,才有在这定居的想法。莫非他们姓柳也和此有关系吗?”佑安在心里暗暗思付着。“好了好了,大家不要再说了,我们赶快把他送回我家歇着吧,再给他换一件我哥的衣服,别感冒了。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?我是柳依依”依依可爱的用手托着腮看着佑安。刚才佑安只顾着惊奇,竟没有好好看看眼前的这位姑娘。只见她穿着粉色的汉服,手指似白玉一般,纤腰真如她的姓一样,仿佛一阵风吹来,真的就会依依飘舞。还有她身上那股独特的香味深深吸引住了佑安,根本没有听到依依的问话。柳依依娇嗔的说道: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?”就连生气都是这么的可爱。佑安脸瞬间红了,慌慌的说:“我叫皇甫佑安,我来自南京,今年25岁了。”大家听到这里哄一声都笑了,连依依也捂着嘴笑起来。笑起来更是迷人,就像是荷花里孕育出来的仙子一样,让人不忍心靠近,只要在远处看着就会觉得非常的美好了。依依笑着说:“谁问你这么多了,呆呆的!好了,我们赶快回去吧,哥哥,你还扶着他一点吧。”转脸对柳如风说道。柳如风用那双大手将佑安一把揪起来,扶着回家去了。来到柳依依家中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个树,一棵是柳树,另一棵还是柳树,看起来都已经有二十年的树龄了,柳枝被微风吹动,让佑安不自觉的又想起了依依。转脸却看不到依依,心中莫名的发慌,又不敢直接问面前这个粗壮汉子,只能默默的期待着依依的归来。依依回来了,就如春风拂面一样的,让佑安感觉到空前的舒服与美好。心都要跳出来想要跑到她的面前告诉她自己的一见钟情了。佑安害怕依依发现自己再看她,就故意看着旁边的花瓶。依依说:“怎么样,现在好点了吗?已经换好衣服了吗?”佑安看着身上的衣服有些不满的想:“我一直想要穿一次汉服,虽然我长得不帅,但是总也有些翩翩公子的气质,没想到第一次竟然让我穿这么粗陋的衣服。”却要假装很满意的说:“是。?雇?每吹。”“那你今天好好休息,我对你和你的世界很有兴趣呢;我想我们的世界对你也有些吸引力。明天带你去转转,正好你给我也讲讲你们那里的有趣的事情。”说着就过来扶着佑安慢慢躺下。自己自顾自的忙去了。也不知是一夜没睡,还是醒的太早了,太阳还躲在大山里偷懒的时候,佑安就已经起床准备着今天和依依的约会了。等了好一会,日上三竿依依他们才起床洗漱。原来在这里人们没有太多压力,过得很是悠闲。等吃过依依做的早饭之后,便和依依一块走了出去。从昨天起,佑安就对门口的两颗大柳树感兴趣,不知道为什么会种在这里。或许是为了打破第一次约会的尴尬,佑安略带疑惑的说:“依依,你们这里为什么每家每户的门口都会种着一棵、两棵或者更多的柳树呢?是因为你们都喜欢柳树吗?那为什么不把这里叫做柳园呢?而且现在这里也没有太多的木槿花了。”依依略微想了一下说:“听村里的老人说,婴儿出生的时候,父亲都会在门口种上一棵柳树,来保佑婴儿能够顺利长大,女孩的到了出嫁那天就会被砍掉,一是为了做成嫁妆,二是代表着再也不是这家人了;男孩的柳树会一直留着,直到死亡那一天,会被砍伐做成一口棺材。也就象征着这个人不在人世了。”原来还有这样的传说,倒也挺有趣的。他们来到河边找了一棵最粗的柳树,坐在了下面。杨柳依依,随风舞动,让人心旷神怡,也会不自觉的跟着柳枝节奏扭动。眼前的小溪清澈透明,溪中的小鱼在长满青苔的古石旁边嬉戏打闹。这些景观都是佑安在他的世界看不到的。他的世界被电子产品充斥着,看到的青山绿树也是人们用数字信息模拟出来的,看上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在这里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自然之美。于是,他闭上眼睛,仰起面颊,任由轻柔的柳枝划过,就好像是依依在用她那双白玉一般的双手温柔的抚摸着自己。让他陷入了对未来的幻想。他不想回去了,因为他的那个世界充满着欺诈、虚伪,让他从生下来就没有真正的快乐过,直到来到这里,遇到依依,他才体会到这辈子最大的幸福。依依看着佑安很是享受不忍心打扰,可好奇心还是促使她问出了这句话:“佑安,你的世界是怎么样的?我想听听你的故事。”虽然这声音非常细腻温柔,可还是非常残忍的把佑安从幻想中拉了回来。可是他一点也不生气,他看着依依,只有这时敢直直的看着依依,说道:“我的世界简直是一团糟,或许这也是你们的先祖想要远离外面世界的原因吧。现在我们那里的科技非常发达,神话里说的‘千里眼和顺风耳’我们早就实现了,现在我们创造了机器人,他可以帮助人们工作,我们每个人都面对着手机和电脑(我们发明的一样万能的东西),你可以在手机上买东西、听音乐甚至看戏剧,我们不出门就能做所有想做的事情。我们的世界被这些电子产品充斥着。似乎生活变得更便利了,可是人们的生活却没有一刻得闲.虽然机器人可以帮助人们工作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人们的压力却变得越来越大,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,我们那里从来没有见过像这样优美的环境,也见不到像你这样温柔可爱的女生,因为人们都紧绷着自己的脸,急促的过着悲苦的人生。我们那里虽然可以享受到比这里更好的生活条件,但是却没有你们的快乐和悠闲。所以我选择了自杀,在南京长江大桥上跳了下去,在跳下去那一刻,我才感受到了快乐和温暖。可是醒来就在这里了。我再也不想回去了。”依依一边听着一边努力想象着手机、电脑和机器人的模样,可是怎么也想不到。对佑安说:“你们拥有那么厉害的东西,为什么还是过得不开心呢?竟然会让你选择自杀,这在我们这里是不可思议的。”“或许就是人们追求更高的物质生活条件,为了过更奢华的生活,为了在和别人比较的时候不会被比下来。所以他们拼尽全力去让自己看上去活的更好。我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失败者,我没有能力去让自己过得看起来更好,我觉得那个世界已经没有我的立足之处,所以我选择了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痛苦。”依依有些同情的安慰道:“那别回去了,就在这里住下吧,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,你也会像我们一样天天开心的。”这大概是佑安听到最温柔的话语了,在他的世界怎么会有人劝他停下自己的脚步呢?每个人都在催着他上路,去往更远的远方,去做更加痛苦的事情。他连忙点头答应:“对,我不走了!就当我在那个世界已经死去了。”依依对他笑着说:“对,我送你一样礼物吧,是我贴身带了好多年的东西。”说着便从左手手腕上解下了一个红色的手环,是依依自己用桃木雕刻的,虽然很小但是很精致,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上面还雕刻着一男一女坐在柳树下面望着远方。“怎么和我们现在这么像呢?”佑安在心底暗想。正想着,依依已将手环系在了他的左手手腕上。他非常喜欢,也非常惊讶,才刚刚认识,怎么就送自己这贴身的物件,难道是这里的习俗吗?怎么一点都不像电视剧里说的“男女有别”“男女授受不亲”之类的。佑安想着自己也应该送给依依一件礼物,来而无往非礼也。可是送什么好呢?自己什么都没有,偷偷的在身上翻了好久才找一个十元的硬币,难道就送这个东西吗?这也太不好了吧!正在无法抉择的时候,却被依依看到了。好奇问到:“这是什么?是要送个我的吗?”佑安羞涩的点点头说:“我身上也没有其他好的东西,就只有这一个东西了,如果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吧!”依依开心的拿在手里把玩,只是上面的字她有些看不懂是什么意思,便问道:“这到底是什么呀?”佑安笑着说:“这是我们那里的钱。”依依听到这个词,本来粉嫩的脸蛋一下涨红了,一把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。跳起来乱跑着,叫着:“这该怎么办,我的手碰了钱了,可能马上就要烂掉了。”佑安听到这又着急又好笑,忙劝慰道:“怎么会呢,我经常都会碰到钱,可是我的手还不是好好的吗?而且你看看自己的手有什么变化吗?你们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?”依依赶忙检查自己的双手,的确没有什么变化,就略微放心下来。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。脸像红苹果一样的解释道:“我们这里一直有一个传言,说我们钱是一种不干净的东西,谁碰到他就会手脚溃烂,最后家破人亡的。”佑安听到哈哈哈大笑说:“这些都是哄小孩,怎么你也相信呀。原来你们这里没有钱呀!”依依点点头。不知道佑安想到了什么,暗暗地笑了一下。依依慢慢平静了下来,对佑安说:“天不早了,咱们快回去吧!你身体刚好一点,别再受凉了。”佑安有点心不在焉的跟着依依往家走去。 依依发现这几天佑安有些奇怪,也不和自己在一起了,老是一个人跑去河边捡一些奇怪的贝壳,贝壳很漂亮,而且还很坚固,大小也比较匀称。但是这种贝壳很难找到,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捡到了两百个。这一天,佑安开始走街串巷的挨家挨户用贝壳和别人换东西,吃的、用的、玩的应有尽有,因为大家都觉得贝壳很漂亮,都拿着自家不用的东西跟他换,才一天时间,就换了辆大车的物品。大家都不知道佑安到底要干什么,反正这种贝壳非:奔,能换到这么漂亮的贝壳缝在衣服上,那简直比绫罗绸缎都要金贵。第二天,佑安拉着这些东西找了一个空旷的地方,摆在地上,任由大家挑。?还?荒苡帽纯抢椿,其中也包括一些自己从他的世界带来的一些首饰和这里没有东西,大家都很有兴趣,那些有贝壳的人就直接拿来换,没有贝壳的纷纷跑到河边去捡,慢慢的贝壳越来越多了,人们也纷纷效仿佑安拿自己的物品来换贝壳,再用贝壳来换自己需要的东西。如此经过了一年的时间,贝壳竟然成为了这个槿园的流通货币,慢慢的也形成了固定的市场。在这个时候,佑安已经积累了大量的贝壳,几乎占了整个槿园的百分之六十。他可以随意掌控市场的价格。因为河边的贝壳已经很难再找到了。佑安在他的世界是一个失败者,可是到了这里,他却成为了制定规则的人。他开始雇佣年轻的劳动力为自己劳动,来榨取他们的剩余价值。他开始大量购入土地,最后他几乎拥有了整个槿园的土地。槿园上万名的居民,就这样为了生存不得不为佑安劳动,整个槿园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和佑安抗衡,他完全掌握了槿园的经济命脉。人们只能一边埋怨一边被奴役。原本清澈透明的溪流慢慢变得污浊起来。河流上经常会飘着发臭的死鱼。原本那么多柳树,都被佑安砍伐用来建造他自己的宫殿。他现在拥有了神明一般呼风唤雨的能力,至少在槿园是这样的。佑安为自己获得的成功感到无边的自豪。这是他在另一个世界永远都无法达到的高点,他可以肆无忌惮了,他甚至掌握了槿园居民的生杀大权。槿园明媚的阳光再也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阴雨。佑安仅用几个贝壳就将整个槿园控制。钱的确会吃人。太阳用尽全力终于刺透了槿园上方厚厚的阴云,将泛红的光芒照向了依依。依依拿着佑安送给她的十元钱,掉下泪来。这不是她的佑安,不是她爱上的佑安。可是这明明就是佑安呀!依依原本发亮的眼眸此刻也变得暗淡了,她知道这个时刻终于到了。远处传来乐器吹吹打打的声音,看来是哪家有喜事了。只见众人簇拥着一个身着红袍的男人,此刻他的身上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气。?萌讼胍?。依依已经打定主意了。她早就做好了嫁给佑安的准备,哥哥再怎么劝说都是无济于事。因为依依知道,佑安想做的事情,没有做不到的,抵抗只会徒增死亡。依依对着阳光仿佛看到了那时疯狂的佑安,那是一个黄昏,太阳迟迟没有落山,似乎是佑安将太阳定在了天上。因为佑安在处理一户人家,就是那位鹤发童颜的柳老伯。他在槿园是最有威望的,大家有什么事情都会跑来咨询,人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大多是他来调节。佑安非常明白“擒贼先擒王”的道理。只要把这个老头摆平了,就没有人敢在阻碍自己了。他现在正需要大量的购入土地,来满足他那无边的欲望。就是这一位老人,刚正不阿、誓死不向佑安低头,佑安发起狂来,命令他的随从拿来砍树的大刀,一刀将柳老伯砍倒在地,汩汩的鲜血从脖颈里流淌出来,自此天空变得鲜红,就连太阳、月亮以及漫天的星辰都成了猩红。只要有人反抗佑安,都会成为这刀下之鬼,为了震慑子民,他在村子中央设立了一个断头台,上面不知沾染了多少他子民的鲜血。依依知道,她必须去阻止佑安继续这样下去。她要让槿园重新回到原来的模样。她决定嫁给佑安,这个她曾经爱过的男人。娇子在依依面前停了下来,佑安走近依依,一把抱起,放到轿子里,扬长而去。佑安一直都爱着依依,这是永远都不会变得。依依就是上天赐给他的最美好的礼物,他无论如何都会得到她。洞房花烛夜,佑安醉醺醺的走进来,坐在依依旁边,闻着依依独特的香味,他感觉到莫大的幸福。他想要什么有什么,没有人敢反抗自己,他就是上帝,就是神明。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圆房,可是眼前的这一幕,所有的幻想破灭了。眼前,他最爱的女人,这个曾经将自己最贴身的手环送给自己的女人,竟然拿着剪刀对着自己,还说:“佑安,你不要再这样了,你把槿园变的和你的世界一样了,你不是说过你不喜欢这样的世界吗?你跟我走好不好,咱们把贝壳全部销毁,让这个世界恢复原来的样子把,咱们还可以过开心快乐的田园生活呀!”佑安呆呆的、有些愤怒:“我不喜欢那个世界,因为在那个世界我什么都没有,我拼尽全力,最后还是落得一无所有,我在那里就是一个失败者,彻头彻尾的失败者。可是在这里不一样,在这里我是王,我是上帝,我可以拥有所有。你现在让我放弃,简直是白日做梦。我才不管什么槿园呢!现在这里是我的王国,我是最大的王。”依依见没有余地,一闭眼直扎过去,竟被佑安一把揪。??鹨酪廊拥酱采。原本就鲜红的被褥,这下变得更加鲜红了。那把剪刀不偏不倚的插在依依的心脏上,只剩那十元钱沾满鲜血的滚了出去,慢慢的、慢慢的倒下了。依依死了,佑安觉得空前的空虚,整日待在他建造的小天堂里,荒淫度日。而佑安不知道的是,依依的死在外界引起了轩然大波。大家似乎开始怀念原来的日子了,纷纷表示要打倒佑安。柳如风就是其中最大的头目。他整日在村里煽风点火,说要达到佑安,还给大家原来恬淡宁静、绿树成荫的槿园。承诺让大家过得更加开心。队伍开始慢慢聚集,此时贝壳好像再也无法发挥它的作用了,平时佑安的随从也不会为了几个贝壳去和自己的族人拼命,他们顺利的进入了佑安的小天堂。此时的佑安正与两个姬妾喝酒玩乐,丝毫不知自己的王国已经被瓦解,而且是这么轻松的就被瓦解,正是因为依依的死亡引起的。想以凡人之躯达神明之尊崇,欲敛万民之膏享上帝之荣耀。到头来,仍然是以一个人的身份死去。他狼狈的跪在沾满他曾经子民鲜血的断头台,看着台下对着自己唾骂的槿园的居民。脖颈一凉,他的双眼开始:,他似乎看到柳如风同样跪在砍头台上,就像他自己一样。他拼命再次睁开眼睛,只:?目吹阶约荷肀呶Я艘蝗Π咨?路?娜,他不认识他们。艰难的抬起手来,那个带有依依特殊香味的手环还在,只是再也闻不到香味。

文章标题: 槿园记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njcrcc.com/jingdianwenzhang/48626.html
文章标签:槿园记

[槿园记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